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逆境求变 旅游业者“圈粉”有道

广西工人报 新闻    时间:2022年08月05日    来源:广西工人报


  连接新疆南北疆的独库公路被誉为“中国最美公路”
  □李腾飞 罗艳
  “独库公路变堵哭公路”“新疆被全国游客挤爆了”“全国一半的人都在云南”……今年7月,国内旅游热门地区的“人从众”景象在社交平台上刷屏。在距离独库公路2700公里的北京,来自旅游行业的大公司、小微企业从业者和资深导游近日接受采访时,分享了他们在面对风浪时如何灵活调转“船头”迎来市场回暖,同时提供更优质丰富的产品,在旅游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继续“圈粉”。
  大型公司调转“船头”:从出境游到周边游
  “主营业务都停滞了,只能在本地游方面做我们能做的。”众信旅游集团(下称“众信”)媒介公关经理李梦然如此概括半年来的工作。
  作为国内首家民营旅行社上市公司,众信原本的主营业务出境游受疫情冲击严重。年初至今,在跨省游未恢复的现状下,本地游成为为数不多的着力点。
  结合北京当地资源,众信近年来推出故宫国博、冬奥主题、夏天露营溯溪、营地教育等研学游产品。“去年疫情好转时,我们还探索了展现生物多样性的云南高黎贡研学旅行产品,获得客户一致好评,但今年疫情反复,跨省游再次受到影响。”李梦然说。
  早在2016年,众信便嗅到研学旅行的商机,成立以环球项目为主的游学部。2020年后,项目重心从国外转向国内,然后又转到市内。
  在李梦然看来,受疫情防控常态化影响,人们的消费习惯和出游需求产生变化,亲子游、周边游、户外休闲游持续火爆;且“双减”政策下,家长们更愿通过研学旅行的方式培养孩子综合能力。“众信看好该发展空间,紧跟相关政策,在北京本地市场不断尝试新的模式,渡过难关。”
  7月23日,众信首度参与开发的世界主题亲子自然教育农场开业,构建“旅行社+地方+境外游”三方优质资源内容的多元化消费场景,打造特色鲜明的亲子农场IP。
  此外,众信开始与外国驻华使馆合作,推出体验不同国家风情的“亲子学堂——未来外交官系列产品”。如通过今年清明假期的走进以色列大使馆项目,孩子们学习了以色列格斗术“马伽术”;暑假期间,走进泰国大使馆、走进斯里兰卡大使馆等活动也颇受欢迎。
  李梦然坦言,民众的出游热情一直都在,当市场上释放了诸如政策放开的利好信号时,集团的咨询电话和网站访问就会得到反馈。不过,旅游毕竟不是刚需,从反馈落实到报名,客户仍有观望、考虑风险承受力或通过周边游“试水”的过程。
  “众信是大体量的旅游集团,单靠本地业务无法挽回损失。”众信高级副总裁张磊说,“很多面向小微企业颁布的政策,我们享受不了。”税收优惠、不抽贷不断贷、打通融资渠道等,是大公司也需要的支持。
  张磊还建议,对优秀的旅行社可否经等级评定、规范经营等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能否通过监管部门进一步帮助政策落地,“面对不断向好的市场环境,我们能感受到上级主管单位对旅游业的关切,也渴望行业尽快恢复生机”。
  小微公司找“痛点”:“用户想不到的细节”都是商机
  疫情下,比起大公司,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更弱。但从业者程京艳一直逆流而上。
  2020年,她离开供职一年多的去哪儿网,和朋友创立北京兜风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为京郊民宿做代理运营,承接团建项目,撑起了“京兜兜周边游”品牌。
  “疫情反反复复,团建基本停掉,民宿也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当很多从业者“逃离”时,程京艳却从未动摇。“我对旅游是真爱,另外也因为做得比较久,2007年踏入这行,手里掌握了多方资源。”
  今年3月,根据疫情形势,北京市发布了民宿暂停接客的通知。程京艳开始琢磨着向自媒体转型,将目光投向抖音短视频。
  拍什么?如何变现?刷了一些相关视频后,程京艳决定通过找用户的“痛点”来吸引“粉丝”。
  “我的视频不推荐门票,而是告诉大家有什么好玩的、应该怎么玩、怎样‘避雷’和省钱,让游客少走弯路。”程京艳的每个视频都会筹备两三天的时间,从写脚本到亲身体验,再到文案、配音、配乐,每个环节都不含糊。
  “比如说有没有停车的地方?哪里的泼水节16周岁以下都可以买儿童票?游玩点工作日的固定闭馆时间是哪天?电动车的充电桩在哪儿?用户想不到的细节,我们都能找出来。”程京艳说。
  前三个月没有成交量,但每天增加二三十个“粉丝”。7月,北京周边游回暖,程京艳月初挂出水上乐园团购链接,不到一个月就达成了6.3万元人民币的销售额。
  程京艳对行业前景抱有信心,她也希望“基层单位在贯彻上级防疫政策的时候不层层加码,才能推动旅游业更好发展”。
  个体导游直播带货:“资深”就是流量的源泉
  “我没想过转行。别人是干一行爱一行,我爱一行干一行。”曹震,一名从业14年的导游,也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冬奥火炬手、全国导游大赛金奖得主、北京导游大赛冠军……现在,他还是“粉丝”数量超86万的抖音博主。
  2019年11月,曹震带完一个欧洲团回国后不久,疫情暴发了。无团可带的日子里,一些同行做起了直播,他也决定试试。
  一张宣传页,一部手机,一个云台,准备齐全后,2020年7月21日,曹震开启了直播首秀。他连续播了四五个小时,领着网友“云游”故宫,最高峰时有40人同时观看。“我带团的上限也就40多人,直播间的数据让我感觉带了一个大团,很有成就感。”
  曹震的直播间在线人数很快过万。三个月后,他应平台之邀先后前往贵州和广西,围绕茶园、银器、“长寿之乡”巴马等开展旅游推广活动。
  疫情反复的大半年里,除周二休息和特殊安排外,曹震每天都很忙碌:早晨5:10起床,7:50在故宫、天坛、颐和园等景点开始第一场直播,11:00左右结束后简单解决午饭,12:50开始第二场直播,15:00左右下播,然后拍摄解说短视频并在回家的地铁上剪辑,晚上准备次日的视频文案或阅读历史类书籍更新知识储备……
  两年来,直播带货的收入不比从前带团少。不过,曹震仍在等待着线下旅游全面放开的那一天。 (来源:《中国新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