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405版:四版五版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他们为何又想回农村?



广西工人报新闻 时间: 2019年10月10日 来源: 广西工人报
作者:


  □本报综合
  编者按: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一批批农民背起行囊,涌向城市,“争相跳农门”。如今,打工者却开始出现回流,“我要回农村”俨然成了一种时尚。农村,这个曾被一些年轻人视为“穷困”“闭塞”“落后”的地方,如今正吸引着越来越多中国的年轻人创业和就业。本期《关爱农民工》将探究——
  A、乡土情怀有念头
  才进大棚,王怡君的镜片就被雾气蒙住。她顺溜地摘下眼镜提在手上,顺势甩了甩,然后用衣襟抹了一下,笑道:“早上温差大,棚里温度高,每天进来都这样。”
  棚里敞亮,藤蔓及腰。王怡君挎着菜篮走在前面,沿田埂深入,几个来回,原本空空的篮子已被红绿相间的辣椒、豆角和西红柿填满,“这是顾客昨天下单订好的,今天就送过去。”
  王怡君是一名90后大学毕业生,但她还有另一重身份——安徽绿耕市民农园“掌柜”。
  绿耕市民农园创办于2016年,彼时,王怡君走出大学校门才两年时间。
  大学毕业,城里就业,这是眼下多数大学生的职业选择。然而,1991年出生的王怡君,反其道行之,辞掉城里工作,把目光瞄到了农村,从银行办公室走向田间地头,四处筹钱,在安徽省天柱山脚下的驾雾村承包了120亩土地,专门从事生态种植。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对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虽然城里工作收入稳定,但总找不到归属感。”简单明了的一句话,道出了王怡君一心扎到农村的初衷。
  经过3年来的精心打理,绿耕农园生产的有机大米市场已畅销全国部分一二线城市,稻鸭供不应求,尤其是有机蔬菜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0%;同时,农园还提升了村里20余户贫困户的劳务收入,并连续3年促进驾雾村集体经济增收,共计8万元。
  和她一样,在城里打拼几年后,因为一腔情怀辞掉工作毅然返乡创业的,还有河南兰考县仪封乡刘岗村的李俊立。大学毕业后,他到北京工作,成了一名“北漂”。但从农村走出来的李俊立,对家乡情有独钟,一心想把家乡的好东西卖到城市,改变乡亲们贫穷落后的生活面貌。
  2009年10月,李俊立在郑州开了一家“五农好原生态主题餐厅”,生意非常火爆,很快又开了三家。在经营餐厅的过程中,李俊立发现,老家传统手工制作的黄豆酱备受顾客青睐,甚至有许多顾客专门为吃酱而来。
  于是,李俊立决定建自己的黄豆酱加工厂,选址就定在老家——刘岗村。
  2011年8月,李俊立投建的兰考县五农好食品有限公司刘岗第一生产厂区正式投产,生产出的黄豆酱、辣椒酱、牛肉酱、虫草酱等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在李俊立的带动下,家门口300多户农民脱贫,李俊立实现了“回报家乡、造福桑梓”的儿时梦想,成为家乡脱贫致富带头人。
  乡村振兴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通过对王怡君与李俊立案例的解读,安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栾敬东分析道:首先,应该是有梦想、有情怀的人;其次,有学识、有资本的人;再次,还要是对农村有感情、能吃苦的人。
  B、政策给力有盼头
  纵观70年来中国农村变化,村民从过去“吃不饱往外跑”到现在主动返乡创业,从过去“土地刨食”到如今“地里淘金”,原本并不被看好的农村,越来越受年轻人“待见”。
  而今的“年轻人回流”,多是看到农村发展前景的理性使然。
  近几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不断释放出扶植返乡创业的利好。尤其是农村土地确权改革、美丽乡村建设、脱贫攻坚等一系列重大举措,让现在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不仅为乡村振兴打下牢固的基础,也涌现出更多创业就业的机遇。“农村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已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共识。
  在广西南宁市马山县一家皮具厂的崭新车间里,嘈杂的机械缝纫声“咔咔”作响,与车工们交谈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此起彼伏。这场景来自设在马山县苏博工业园区内的农民工创业园中的一家企业——马山县翔胜皮具厂今年2月刚刚启动的第一条流水线。近日,笔者来到这间初成雏形的车间时,纷扰的喧闹声传递出满满的充实感。
  背部微驼的韦小利是翔胜皮具厂的老板,38岁的她是苏博村大厚屯人,“初中还没毕业,我就去广州打工了。” 最先开始,她在玩具厂流水线上做毛绒公仔,当时一天只有8元。干了一段时间后,颇有生意头脑的韦小利逐渐熟悉了工厂的流水线,2006年她同自己的哥哥一起开办了一间小工厂,那是现在翔胜皮具厂的雏形。
  韦小利说,近几年广东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即使零工日结工资160元、技术工人180~200元,工人月薪可以达到每月4000~4500元左右,但能否留住工人还是很难说,“招工非常困难,但还是有一批老员工愿意跟着我继续做下去。”韦小利带着这支队伍,不希望继续拿订单做微薄的贴牌生意。今年回到马山后,她打算在除掉高昂的房租和工人成本可以先保持一支稳定的80~100人员工队伍,然后推广自己注册的品牌,进军网络平台,走电商路。
  韦小利介绍说,对于农民工创业园给予农民工返乡创业一定期限的租金减免、贴息贷款等帮扶政策她非常满意。韦祖睦对于创业园内的现有条件和政策同样称赞不已:“像现在我租的这个厂房在苏州那边其实很难找,一是因为贵,再有一个是在苏州找标准厂房入门门槛很高。”他的公司现阶段只有11个员工,目前还不具备大批量生产条件,但政府给予的帮助仍然是无微不至,“我们刚搬进来的时候,水电等各种杂务都是园区全部解决好了的。”
  不仅马山县,当前,南宁市也通过推进农民工创业园建设,着力解决返乡农民工创业普遍面临的配套服务分散、用地难、成本高等问题,至今已建成马山县、上林县、隆安县和宾阳县4个农民工创业园。截至2018年底,4家农民工创业园吸纳农民工创办的企业33家,吸纳农民工就业3476人,而全市共核发农民工就业创业奖补424.7万元。截至今年,全广西38个农民工创业园入驻企业722家,提供就业岗位44431个。
  而且,类似的创业故事也在全国各地上演。传统农业“拥抱”互联网,正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激发出“新动能”。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至2018年底,各类返乡下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780万,“田秀才”“土专家”“乡创客”等本乡创新创业人员达3100多万。
  为进一步激发农村创新创业活力,2018年出台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端出政策“大礼包”:整合政府、企业、社会等多方资源,推动政策、技术、资本等各类要素向农村创新创业集聚;鼓励有条件的县级政府设立“绿色通道”,为返乡下乡人员创新创业提供便利服务;加快将现有支持“双创”相关财政政策措施向返乡下乡人员创新创业拓展……
  C、农村发展有劲头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党的十九大描绘的乡村振兴美好图景正在中国农村大地徐徐展开。
  “科技的进步、改革的推进、村貌的变化,都给当下农村发展注入了不少活力,很多在外的年轻人带着先进技术和理念,回到农村,有了施展拳脚的空间和潜力。”栾敬东说,有了这群年轻人的加入,农村农业才更有希望,实现乡村振兴才更有保障。
  他指出,相比过去,如今我国农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由以前总量不足变成了总量基本平衡,但结构性不平衡依旧存在。在他看来,当下农业发展已经不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好不好、优不优的问题。
  随着农业结构性调整,如今农村创业机会越来越多,除了种殖养殖以外,农产品加工、乡村旅游等二三产业,也给年轻人提供了大量机会。
  葛宝智是云南省保山市高黎贡山东麓百花岭村的村民,他家所在的百花岭村位于高黎贡山旅游度假区境内,因为自然条件优越,鸟类资源丰富,近年来,当地独辟蹊径,发展起了观鸟经济,吸引了不计其数的观鸟者、拍鸟人纷至沓来,百花岭成了游客心中的“中国五星级观鸟胜地”。
  嗅到了家乡发展观鸟经济的机遇后,葛宝智毅然辞去了城里的工作,一家人回到百花岭,专门接待观鸟、观昆虫的游客,“希望能将大自然的美好分享给更多人”。如今,葛宝智还在探索拓展观鸟经济产业链,除了观鸟,也会不定期举办自然教育、营地教育等。
  当然,要实现乡村振兴,仅仅鼓励年轻人返乡远远不够,还要让这些高素质的年轻人能够留得下、稳得住。栾敬东认为,“这就需要更多政府层面的配套措施,比如,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融资贷款手续的简化、项目引导及开展的扶持等等,都要为返乡的年轻人铺平道路,提供便利,减少创业者的成本和难度。”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农村发展日新月异,年轻人回乡创业的热情越来越高,不再单纯地想出去打工挣钱,毕竟城市就业压力大,还照顾不到家人。”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原司长张红宇分析说。
  对此,已经回来5年的吴良宝深有体会,“在外边给别人打工,总觉得自己是个异乡人,不属于那里。在家乡就不一样了,对这里的环境、朋友邻居都很熟悉,自己心理上轻松自在。”
  “没有环境的改善,不可能有我的今天,也不可能有鹞落坪的今天。”吴良宝说。如今,水泥路铺到了家门口,自来水通到了家家户户,就连城里有的光纤也直接入户,山村样貌焕然一新。
  “家乡都这样好了,没有理由不回来。”吴良宝感叹道。回乡后,他和妻子全身心扑在了自己的事业上,把鹞落坪的美景发到微信朋友圈后,许多外地游客慕名而来。
  在他的带动下,现在鹞落坪有农家乐60多家。昔日的穷山村转身为如今的网红打卡地。在全国,像这样依靠绿水青山把美丽“变现”的乡村比比皆是。根据乡村振兴战略五年规划设定的目标,2022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人次预计达到32亿。
  D、前景光明有奔头
  从2002年背着“蛇皮袋”出去,到2014年拖着拉杆箱回来,吴良宝的经历不仅是很多农村年轻人的真实写照,而且从侧面也反映出了乡村振兴的现状和未来。在外12年的吴良宝谈起家乡最大的变化时说,“就像复活了一样,过去一个无人知晓的贫困村变成了旅游村,年轻人接连回来创业,村民幸福指数也在年年提升。”
  “把环境整治和农民增收结合起来,让生态优势源源不断地转化为产业优势,为乡村发展注入动力。村貌变了、人气旺了、经济起来了,自然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回乡发展。”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分析指出。
  目前,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已然发生了变化,由过去宁可留在城市从事一般性工作,到现在愿意回到农村,这样的改变与国家发展环境的变化密不可分。“年轻人具有活力,具有开阔的眼界和知识,乡村振兴需要这群年轻人投入其中。”栾敬东说。
  栾敬东认为,以前不是年轻人不愿意回到农村,而是缺乏必要的前提和条件,缺乏发展的动力源和推动力。因此,要想在短期内让更多年轻人在农村扎根,加入到农村创业和发展的大军,也并非一件易事。只有当农村的发展前景优于城市时,才能吸引更多年轻人回流返乡。
  过去,城市化就好比是“黑洞”,吸走了农村的年轻人;如今,回乡创业渐成气候,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更是为广大返乡创业者提供了机遇。
  2018年9月26日,《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正式公布,这是我国出台的第一个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五年规划,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
  五年规划中提出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加快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随着国家对农业农村越来越重视,加上农业供给侧改革,农业产业链延伸,新产业、新业态层出不穷,效益大大提升,增加了年轻人回乡创业的动力。”不单是改革发展带来的农村发展空间,在张红宇看来,吸引越来越多在城市收获了视野、能力和财富的年轻人愿意回到农村创业的原因,还有家人的陪伴、故土的难离和可以触及到的梦想。
 
广西工人报社 桂工网研发室制作
copyright@2013 广西工人报社 桂工网